Dream幻羽

热爱二次元的一只妹子,喜欢黑篮/弹丸/阴阳师/刀剑/FGO/小英雄/凹凸,闪厨。 偶尔会写一些文和画画。(๑•̀ㅂ•́)و✧,CP爱好广泛,但基本只有长假才有时间更新。

〖黑篮〗梦醒【赤司第一人称】

*大概是8月份写的文,最近修了一下就发上来了。第一人称不太擅长。o(TヘTo)...*
*赤司可能有点崩*
我做了一梦。
梦中是沉闷的大雨与重重叠叠的黑色与白色。
黑色的帘子遮挡着门外的阴云,只听的到让人心情越发沉闷的雨声。
人们黑色的西服和手中那娇嫩的白色花朵相互衬托,熙熙攘攘的在前门徘徊。
还有那被黑色的帘幕所遮挡的,冰冷到不近人情的棺材。
以及上面由黑色相框包围的那名笑容柔和而又让我倍感熟悉的成年女性。
一切的一切只映衬了一个我不愿意相信又不得不相信的事实。
母亲去世了。
那个会在我学习之余温柔地给予我鼓励,在我责任的重压下唯一的安歇之所
.....就这么离开了。
但是讽刺的是我却连用哭泣来给母亲祭奠的资格都没有,我能做的却只有站在母亲的灵位前盯着母亲遗像上温柔的笑脸,然后带着毫无笑意的笑容转身。
只因我是赤司征十郎,
赤司家族的继承人,赤司财阀的领导人赤司征臣的唯一独子,
只因我姓赤司。
身为赤司征十郎,我的责任就是在所有人面前维持赤司家人应有礼仪与气度,绝不让任何人找到任何的疏漏之处。
听,现在他们还在灵堂外小声讨论呢。
“那个赤司家的孩子......”
“不愧是赤司......”
“那孩子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礼仪周全......”
那些人,即使在这种场面上说的也是场面话,而背后却不知道在谋求什么,虚伪。
这样的身为赤司的我,只有母亲这个朋友的我,在这个情况下能够拥有真正的伙伴吗?
哼,不可能的吧,毕竟我,真正拥有的也只有母亲了。
但是为什么,母亲您会抛下您唯一的儿子离开呢?
为什么我会在这种时候产生这种不应该有的情绪?
“......”
“...赤......油......”
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断断续续话语,像是收音机信号不良时听到的男声女声混杂的声音,它们似乎极为急切的想要说些什么,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清晰了起来,
终于,我听到了。
“赤司君,加油啊!”
“小赤司,我们在这里哦!(*^▽^*)”
“赤司,可不要在这里就输了哦!!!”
“赤司君,我们还在你的身边。”
“赤司,今天的幸运物不就在你身边吗?不要放弃的说。”
“赤仔,等着你哦一起去吃美味棒吧~╰( ̄▽ ̄)╭”
.........
多么熟悉的声音,明明我应该从没听过才对,那么你们是谁呢?
为什么,你们的声音那么的温暖呢,温暖到让我有了一种想落泪的错觉。
“我们在你的身边。”
心中不知为何暖暖的。
是吗?“在你身边”什么的,我好像知道你们是谁了,我的心中越发确定了一个答案。
实在是忍不住了呢,禁不住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是你们那,我未来的朋友们。
我意识渐渐的开始模糊了起来,直至完全的深陷。
睁开有些疲倦的双眼,我清晰的意识到梦已经醒来。
眼前却是睡着的他们。
青峰躺在黑子的身边,却睡的歪七扭八,另一支脚已经搭在了黄濑的肚子上。
黄濑已经在睡梦中不舒服的嘟囔了几句。
绿间倒是已端正的姿势睡去的,只是抱着幸运物的样子稍微有点不对?
紫原倒像只巨型仓鼠似的,几乎蜷成一团。
桃井倒是早就睡着了。
我才回忆起来,我们一起去我家的酒店庆祝二连冠,吃完玩完后,好像一不小心睡着了,作为队长来说真是失职呢。
刚想起身看看时间,我才发现身上披着一张薄毯,暖绒绒的。一看就是他们干的。
这群笨蛋,明明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却还是在梦中也要出现于我的身边吗?明明平时就不那么让我省心。
真是...笨蛋。
是么,我所拥有的除了母亲还有篮球,和球场下聚集的你们呢。
嘴角的弧度还是不自觉的扩大了呢。
我听到了哦,你们的鼓励。
我的队友们,我的...伙伴们。
谢谢。
END.

评论

热度(2)